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遊戲王5D's】關於傑克

這篇原本是放在去年遊戲王ONLY時發放的無料〈最近アニメが面白い4〉裡的文章。因為昨天是5D's開播10週年,心血來潮想到這篇一直沒貼,重新校稿整理一下後貼出來。

基本上是關於5D's初期傑克出走衛星區一段的討論,總之就是個滿滿的自我流解釋,應該也有很多跳痛的地方還請多包涵。如有指教也請不用客氣XD

那麼以下,無料原文下收。

心血來潮隨意來寫點關於5D's傑克的東西XD

雖然之前有在ask.fm稍微聊到過,但因為還是很在意當初他搶星塵龍和D輪那幕,所以想再重新梳理一次。

要講這段的傑克就要先講滿足同盟。雖然大家現在講到滿足同盟都是反射性爆笑(好啦我也是),不過我一直覺得在爆笑的演出之餘,結合衛星區的背景和十幾歲少年們的心理,滿足同盟這個小團體從起源到崩壞的過程,都是十分合情合理的——在33集滿足同盟的回想中,傑克以旁白的角度說了「鬼柳給了在衛星區待膩的我們微小的希望」、「那時如果沒遇到鬼柳,我們也許會被沒有出口的衛星區壓垮,成為真正的垃圾」。雖然這裡說話的人是傑克,不過因為是較抽離性的旁白,我會覺得這同時也是遊星和烏鴉的心聲。這時候的滿足同盟四人的狀態,說白了就是年輕人在前途一片黑暗的絕望下,找一個挑戰目標藉以確立自我,同時也是如鬼柳所說的「自我滿足」。

雖然滿足同盟最終崩壞了,不過我覺得它依然是「可以的話,大家都想脫離衛星區」的象徵——因為在衛星區是不會有未來的。正因不會有未來,才會產生這種自我滿足的團體。而在這種「大家都想脫離衛星區」的前提下,後來傑克在面對歌德溫提出的「只有一人能進入城市」的條件時,他做出的行動就滿有趣的了。

話題跳遠一點來講個塔羅。在Paul Fenton-Smith的《其實你已經很塔羅了》一書中,對「魔鬼(DEVIL)」牌有以下詮釋:

魔鬼代表一種錯誤的概念,認為事情別無選擇。覺得「我所擁有的就是這些」或「這是我唯一的選擇」。(中略)魔鬼可以表示,你不願意為你自己與你的行為負責。當你因為自己缺乏機會或有限的選擇性而責備他人時,此牌就會出現;或你將他人視為有限機會中的競爭對手時。這些限制存在於你的心中,而且與事實脫節。相信他們可能會成為你支持種族主義、性別主義或其他任何形式歧視的正當藉口,由於別人「分走了你的一杯羹」(指機會),所以他們統統受責備。

我一直覺得這段描述很能表示我眼中面對「只有一個名額的機會」時的傑克。如果問這時的傑克對於遊星沒辦法去城市有什麼想法,他大概也只會回「他自己選的」——他在動畫中對這段過往的詮釋,也是「你(遊星)選擇了朋友而不是卡片」,對他來說那就是遊星自己的選擇。但仔細想想就會發現,為了想要星塵龍,傑克綁架拉利,要脅遊星卡片和朋友擇一的這個舉動,其實是很「不遊戲王」的——在這種橋段,傳統上的處理大概就是二話不說決鬥一場,看是要讓傑克耍詐贏或者是光明正大地贏都可以,反正最後都能接上「遊星為了雪恥前往城市,最後贏過傑克成為王」的劇情。但劇本沒這麼寫——甚至連讓這兩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開誠布公打一架的橋段都沒有。傑克完全地拒絕溝通,直接——幾乎可以說是勝券在握地——要脅遊星。在傑克如此了解遊星的前提下,遊星可以說根本也沒被賦予什麼選擇權。

但如果說傑克單純是因為害怕機會被搶走,才採取這樣的手段也不對。如果想要完全迴避衝突或危險,即使在那段劇情描述中看起來那段時期兩人比較疏離,但以他們的長年的好友關係,他如果想要偷走星塵龍一定能夠製造機會,直接跟遊星說要借遊星也很可能會直接給,他只需要第二天搞失蹤就好。他根本不需要綁架拉利,冒著不知道會不會被灌一拳的風險再跟遊星面對面一次——就算我們觀眾(和傑克)大概都覺得遊星不會這麼做,但既然都直接和對方見面了就無法說「絕對不可能發生這種事」。

所以傑克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說穿了就是要「把選擇的責任丟到遊星身上」。簡單來說還是那句話,「他自己選的」。換言之就是如同前面牌義所說的,他不願意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但這裡其實也有另一個矛盾——如果要將「選擇的責任」拋給遊星,那傑克為何打一開始不直接跟遊星坦白,看遊星願不願意直接將星塵龍送給他?雖然上面提到有機會可能會被搶走的危險,但別忘了遊星是有自我犧牲傾向的喔,如果好好談說不定一個燈光美氣氛佳(?),再加上遊星那個萬年揮之不去「大家會失去家人流落到衛星區都是因為我爸(下略)」的念頭,那張星塵龍就這麼給傑克了。傑克從小跟遊星一起長大,我不太相信他會不知道遊星的自我犧牲傾向,也不相信他沒想過這個可能性。既然如此他為什麼不這麼做?

首先當然還是因為如果跟遊星交涉失敗,無法得到星塵,「無法前往城市」這個風險他承擔不起,或說不敢承擔——我認為這時候的傑克就是這麼想要離開衛星區。曾經看過有人認為這個時期的遊星並沒有很想離開衛星區,我認為能走的話遊星絕對還是想走的,只是相較之下,這時候的遊星身邊還有拉利等夥伴,更重要的是他有製作D輪這個目標。當人有工作、擁有追求的目標時,就能從中獲得自我價值感。所以這時期的遊星心理壓力相對沒那麼大。但傑克不是,他就是個悶爆了的狀態。耶戈口中「貧民窟的王」大概也戳到了他的痛點。他必須離開,「別無選擇」。借用他自己的話,這時候的他就是「被沒有出口的衛星區壓垮」,才會做出威脅遊星這種事。

其次就是自尊問題——在我看來,傑克大概根本沒辦法想像自己能與遊星在和平交涉的情況下得到星塵龍。不是遊星不會給,而是他沒辦法想像單方面接受對方犧牲——在傑克看來,也可以說是施捨——的自己。我覺得傑克對於「強者」的形象非常堅持,從他對「王」這個頭銜有著某種執著和潔癖就看得出來。接受遊星的「犧牲」,對他而言自己就便成了「弱者」。與其如此,不如索性威脅遊星當個爛人——一種掠奪別人的另類「強者」形象,就算被對方怨恨也好。至於罪惡感?還是那句老話,「他自己選的」。

寫到這裡,明明上面寫的滿滿都是傑克這人的缺點,但卻意外地反倒覺得感受到這個「人」裡面的矛盾,而覺得更喜歡這個角色了。傑克搶走遊星的卡片和D輪這個段落,從純理性的角度來看充滿了各種矛盾,但也就覺得從這之中,看到了傑克這個人本身的矛盾。更進一步地,也就是因為傑克「王」的頭銜是奠基於這樣不正派的前提,而非正大光明贏過遊星得來的,所以當遊星出現在城市時,即使他還是表現出一副自尊自大的態度,話說個沒停,但說穿了也就是在虛張聲勢——他在緊張。因為其他人還沒關係,但唯獨就是遊星會讓他想起,自己這個「王」的頭銜是虛的,自己是個虛假的王。而再接下來,自然就是虛假的王在被打敗之後,如何以一介尼特的身份重新建立真正的自我價值,成為真正王者的故事了。


自己重看自己寫的東西,還是覺得我果然很喜歡傑克這個滿是缺點的傢伙啊XD

5D's中途換過系構,雖然很多人抱怨傑克在吉田手上變成了個尼特,但我其實反倒一直覺得相較於遊星或アキ,傑克並沒有什麼形象上的分裂(大概除了WRGP時太硬來&決鬥水準令人感覺下降之外吧)

他的尼特我始終覺得那是他外強中乾的一部分,只是前期有KING的皮遮蓋著又被歌德溫養得好好的,十指不沾陽春水才看不出來。之後只是原形畢露罷了XD

B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