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遊戲王】關於The Dark Side of Dimensions中社長對AIBO的態度

這篇原本是2016時The Dark Side of Dimensions(以下皆稱劇場版)上映後發在噗浪上的感想。今天整理自己的Evernote看到這篇的原稿,整個被字數震驚到所以整理一下,貼到這裡當個紀錄XD

---

一開始是瞄到有K島島民認為這次劇場版為了劇情推進,故意把社長對AIBO的態度弄得很差,一直容器容器地叫,感覺不太好,才讓我開始想這問題。

原作中,社長和AIBO的接觸非常少--也沒什麼好奇怪的,畢竟大部分的戲份都給王様用去了,跟社長有直接接觸、對話的劇情更是90%以上露臉的都是王様。關於原作社長對AIBO的印象能確定的,大概僅有他認為AIBO「比另一個遊戲弱」這件事,其餘部份因為接點真的太少無法評斷。

不過也確實就像島民所說,原作中社長並沒有像對城之內那樣,有明確貶低AIBO過。倒不如說,在原作中(雖然場景很少又很短)AIBO是少數能和社長平和對等對話的人之一。

回到劇場版。說實在的把AIBOvs社長那段決鬥,社長貶低AIBO的台詞通通拿掉,會影響到劇情前進嗎?我認為不會。只要有維持住社長鐵了心要找到王様這個前提動機,把社長對AIBO的態度寫得好一些,故事其實也不會進行不下去。所以要說和希為了劇情才讓社長對AIBO的態度變差,這個推斷我認為無法成立。

既然沒必要為了劇情推進這樣寫,為什麼和希的劇本還要讓社長在決鬥時一口一個容器地貶低AIBO?唯一的可能就只有他認為「必須」這樣寫,才符合他內心的角色詮釋。

先看一下這次劇場版中社長談及ATM的態度。可以注意到他不只一次稱呼ATM為「王」,也曾冷靜地在內心評論並讚美ATM的各種戰術、技巧等等--當然整體而言他的態度還是跩得二五八萬,但是跟原作相比,劇場版的社長顯然把ATM放到一個更高的位置,言詞(比較之下)也顯得更尊重一點(就一點)

我不知道這轉變是基於死者為大還是得不到的最美……但總之在王様已經被社長有些神格化的情形下,「ATM是被遊戲打敗而回去冥界」這個事實,跟上面的情緒就起衝突了^q^

和希曾說過,ATM和海馬這樣的勁敵關係,多少都有不希望對方輸給別人的心情。所以社長才會在歐西里斯戰提醒王様,王様也才會在伊西絲戰鼓舞社長。是故知道王様在戰鬥之儀輸給AIBO,我是不相信社長不會動搖的。但現在可不是動畫原創的杜馬篇,有人可以讓他摔電話。那個他想破口大罵的傢伙早回冥界去了。啊要說這個輸給了別人的勁敵很廢嗎也不是,那是他海馬瀨人認可的勁敵捏怎麼可能會弱?更別提就像上面所說,劇場版的社長已經有把王様神格化的傾向了,在這個狀態下,在社長認知中比較弱的AIBO打敗了他心中的最強決鬥者這件事對他而言,大概就像跟信徒說「你們信仰的神是騙人的喔」一樣。要他不對AIBO產生牴觸的情緒,很難。

另一方面,就像在藍神戰的危急之際社長的自我分析「不親手葬送亞圖姆不行的,是我自己。我到現在都還沒達成這個目標,讓他至今還在我腦中徘徊。」--雖然社長用的是「葬送」這詞,他們也的確有勁敵關係,但我其實覺得就某個層面而言,那就是一個你認知中的勁敵兼朋友(也快沒別的朋友了啦),在你不知道的時候就這樣拜了造成的衝擊。說得更白話點,就是沒能好好道別留下的傷害和遺憾。

(一樣是遊戲王以ZEXAL為例,同樣是Astral離開的狀況,有沒有心理準備,有沒有好好道別造成的差異,看遊馬幾次的反應大不同就知道)

而「未能好好道別」的社長,面對「得以好好道別,甚至是負責送他走」的AIBO,心情一定是複雜的。講直接點,可能就是嫉妒了。不僅如此,說不定還得再加上一層「就是你送走他的」,這種更直接單純的憤怒。

雖然上面我寫了一大堆社長可能的情緒推測,但社長終歸還是個理性派(雖然最終做出來的事情都很誇張,但他真的是理性派,我認為他對自己的情緒還有狀態都非常有自覺,不是憑著衝動作事的人)加加美在場刊也有說,在社長的作畫上「表面上要保持冷靜」、「撲克臉」。他的理性不只是展現在讓王様復活的計劃性上,面對AIBO也一樣。雖然大家都對社長說AIBO是「容器」這件事印象深刻,但是在這次劇場版中,這兩個人第一次實際碰頭的十字路口的對話,社長的態度高壓歸高壓,但大體都還在原作範圍內,並沒有特別貶低的言詞。他甚至還能對AIBO說出「(ATM的復活)你應該也是如此希望的」這種幾乎就是勸誘他來協助自己的台詞。而在對藍神的決鬥前,面對AIBO要求將這場戰鬥讓給他,社長最終也還是讓步了,不僅不忘加上一句「就讓我看看你們的決鬥吧」還扔決鬥盤給AIBO(本劇場版珍貴的傲嬌場景之一,喔耶)我認為在這個階段,社長都還把對AIBO的情緒壓抑得很深,尚能理性以對。至於他何時開始失控,自然是他自己跟AIBO決鬥的時候了。

每次看社長和AIBO那場決鬥就會想到YGO所謂的「決鬥就能明白對方的一切」理論,一決鬥就真的是啥都藏不住XDDDDDDD 先看一下這場決鬥開始前的對話(老天保佑我的記憶沒錯):

「海馬同學,我以一個決鬥者的身份,向你提起決鬥。」

「很遺憾,但我的對手不是你。你要做的就只有將碎片裝到這個千年積木上(後略)」

接著他們就開始決鬥了。(?????)

只看純台詞的話感覺還真的有點莫名其妙(笑)社長說他的對手不是AIBO,但是他仍然開始了和AIBO的決鬥,而非完全的拒絕。不過想深一層&倒帶一下,打從一開始的十字路口場景就有些微妙,社長雖然對AIBO說出了「你應該也是如此希望的」這種顯示他認為AIBO可能成為他的助力的台詞,但他還是要求AIBO來參加KC的產品發表會來和自己決鬥。

當然我們無法排除他以經營者的角度要找決鬥王露面藉以宣傳的成份,但在這裡還是以私人情感層面的因素做討論會比較有趣。這邊的問題是,他嘴巴上顯露出AIBO成為他的協助者的可能性,但是他的作為卻是「你無可避免地就是得跟我打上一場啦」。

接續前面社長對AIBO情緒的推測的話,這裡發起決鬥的緣由也是複合性的。除了最直接表面的「打敗你讓你把碎片交出來以便使王復活」的理由之外,再來當然是因為尚無法接受王様被人打敗造成的「讓我看看你這個打敗王的傢伙到底有幾兩重」的心情。其次,結合「碎片還在AIBO手上」和「王樣是被AIBO送回老家」這兩點,我想社長也認為AIBO是讓王様復活的阻礙。最後就是像前面引用的台詞:「我的對手不是你」,這句翻譯一下就是「我雖然要和你決鬥,但你和我並不是對等的,我不認為你是我的勁敵」。總和起來,我認為此時的社長可以說是在抗拒AIBO,以及嘗試否定AIBO。因為眼前這個人的存在,等同否定了他心中信仰的那位最強決鬥者的「最強」地位,而且還將那個人送離現世,現在又站在他的對面--那個本來應該是他的勁敵站的位置--向他發起決鬥。也無怪乎這裡的社長會試圖以「容器」這個稱呼否定AIBO了。

上面提的幾個社長面對AIBO的情緒中,其他部份我覺得社長理智上或許都還可理解,我個人認為他心裡最過不去的,還是AIBO贏了王様這件事--這件事關乎他對王様這個勁敵(兼朋友)的信任和認同,而能讓他這麼高傲的人認同的對象居然會被打敗,也會影響到他對自己的認同。所以其他部份姑且先不論,只要社長沒有認同AIBO,這個心結就不可能解決。

都講到這邊,社長在和AIBO決鬥尾聲的那個微笑就很好解了--雖然社長場上還有蓋牌,但一般根據OCG玩家的考據,都是認為社長已經沒招了。假設這個考據無誤,這場決鬥的勝負社長本人自然最清楚(也是劇中唯一知道的人),但是在要輸了的情況下,他反而露出了笑容。簡單點為原因做結就是「AIBO贏了王様」這件事,給社長帶來的認知落差和心理不平衡終於獲得解決。

AIBO那張最終禁咒發動後兩個人的對望場景真的很棒,只有最低限度的台詞,但是在那個當下,明明畫面上瑪哈特還沒發動攻擊,但我每次看都覺得社長(還有咱們觀眾)已經受到極大的情感衝擊了。我認為,整部劇場版社長一直到這邊才終於真正地冷靜下來,「看到」AIBO。硬是堅持發動死蘇,甘願踏入陷阱的他在這邊明白的,我想應該也不僅僅是AIBO的決鬥實力如此單純。

所以社長最後的微笑,在我看來是一種如釋重負。他畢生認同的勁敵,不是敗給單單的「容器」,而是被另一位值得尊敬的決鬥者打敗的。從這裡開始,因為解開了心結,而且開始真正地看到AIBO這個人的關係,社長整個人散發的氣息也明顯柔軟了許多。

當然社長要見到王様的目標還是始終沒變--我認為他終究還是要跟王様這個一聲不響就擅自消失的傢伙做個了結,看是要好好道別還是怎樣都行--但是如果沒有把他對AIBO的心結解開,我想他即使在最後見到了王様,也無法露出那麼純粹,單純為見到勁敵而高興的微笑。

………好我不知道為什麼這篇打了這麼長,還幾乎都只有寫社長這側沒寫到AIBO那側(吐血)不過打感想真的是很有趣的事情啊,本來可能沒想通的東西在寫的過程中往往就想通了XD

不忍說寫到後半時我滿腦子都是和希instagram的那張AIBO和社長。我覺得對社長而言,王様其實和他是很相近的。他們都有點缺乏柔軟性,行事偏極端,並且有很強的責任感(當然社長在各方面都嚴重多了……),當然也有怎樣都無法認同彼此的部份。相對而言AIBO就真的是和社長站在兩個極端,但是某個角度而言說不定比起王様,AIBO才是真的有辦法和社長對話的人。可以的話真的超想看AIBO和社長一起削玩家荷包的商業合作啊XD

B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